欢迎来到思茅区人民政府网!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公开信息内容
家乡基础教育发展一角
索引号: 2012-/2018-1107001 公开目录: 工作动态 发布日期: 2018年11月07日
主题词: 发布机构: 区教育局 文    号:
 

家乡基础教育发展一角

——记录改革开放40年普洱基础教育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

 

思茅第二小学  尚志波

(2018.8.22)

 

    拿到这个题目,我无从下笔,想想自己18年的教学经历,但之前的22年怎么写?——正好我的父亲是个退休的小学教师,我认真的采访了他,现将父亲的教育经历和自己的教育经历加在一起如实记录,希望读者能从两代人的教育经历中看到改革开放40年来普洱基础教育的巨变。

    我的父亲尚德祥,彝族,1952年5月11日生,1965年7月高小毕业,9月,回到龙潭社担任民办教师,年仅13岁,龙潭小学属于一师一校,复式班,这在当时的祖国大地上是非常普遍的。

    忆起生活过的土地和岁月,尤其是自己深爱的教育,父亲记忆犹新,语气里充满了自豪。他说:“我第一天上课,社上给了我一个哨子,教室是退役的简陋的仓房,房顶是用小块的木板编起来的,四周是竹笆,两根木头成60度角靠在竹笆上,中间用钉子钉在3块木板,刷上黑漆,就叫黑板。尽管如此,还是非常兴奋,鼓足腮帮使劲吹了一声哨子,6个学生不同方向从周围茂密的灌木丛陆续钻出来,年龄最大的有13岁,和我同岁,让你们更想不到的是,教室一共分成3组,一组有3个同学,他们被编入一年级,二组有2个同学,他们被编入二年级;三组有一个同学,他被编入五年级(毕业班),他同时是我的好朋友。”父亲很有获得感的说:“那么,我就是他的良师益友了。”读到这里,亲爱的读者,你不要指望我能写出什么感人的故事,也没有什么猛料。但我还是要感谢您耐心的倾听我的平铺直叙。单凭这一点,您已经很礼貌了。后来父亲告诉我,龙潭队(社)一半以上人的名字,都是他取的,他开玩笑的跟我说:“他们除了称呼我——老师,还可以叫我——老干爹。”难怪咱们龙潭,名字里“美、丽、伟、明”的特别多。

     1978年12月,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中国开始实行对内改革、对外开放的政策。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江南北,也吹到了祖国西南边陲的一个山寨——龙潭社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,父亲没有分配到田地,龙潭小学被附近较大一点的那苏河小学兼并。父亲的工资也有原来每个月10斤谷子变成了8元人民币。从此父亲走出了一师一校,结束了复式班教学,调到那苏河小学担任校长。他号召村民集资建盖了土木结构的教学楼,共2层,楼上共10间,供教师和学生住,楼下是5间教室,教室的正前方墙壁上用黑漆涂上就成了黑板。教学楼下方终于有一个凹凸不平的篮球场,小朋友驰骋在篮球场上,只见一阵灰飞,如果你速度稍快,一不小心刚投篮就会撞在树桩(篮球架)上。因为篮球架和黑板如出一辙,也是两根木桩上钉着几块木板。篮球场的右边,是一棵茂盛的核桃树,树下就是师生的厨房,老师和学生都在这里各自生火,用铜锅做饭,菜基本是没有的。在这里最能体现师生公平,所有一年级的小朋友和五年级的大朋友都守候在火堆旁等饭熟,老师也同样被烟催得灰头土脸,但大家都很开心。

    1988年,我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前教育,直接开始上小学了,当时的我们是没有听说过“幼儿园”,一年级的班主任就是我的父亲,他教我们班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所有课程,我们把数学叫做算术,算术课是少不了小棒的,谁的小棒多,在班上就会很自豪。我的印象中算术课多数时间就是背诵乘法口诀。语文课印象最深的就是课文末尾的那行字——“阅读并背诵全文”。到我们这一届刚好改成了六年制,1994年8月的一天,爸爸骑着永久牌自行车来到我和姐姐放牛的地方,拿出2本初中录取通知书,全家人都非常高兴!我斗胆猜测,考起清华北大的感觉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 1997年7月,我考上了思茅师范学校,父亲也拿到了中师文凭,从民办教师转成了正式编制教师。2000年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漫海村小学任教,子承父业,父亲如愿以偿。时隔六年,这时的小学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也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一名教师,漫海小学已经有学生专用食堂,有了崭新的教学楼,通了电,通了公路,建造了手机信号接收站,最让我高兴的是还有几台上海金山区资助的“大头电脑”,尽管后来它们都被几角钱一斤卖掉了。教材也进行了改革,教学观念也在更新,“填鸭式”教学转变为小组合作的“自主探究”。我倡导的师生平等的“快乐教学”得到了家长和社会的好评,2006年,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(CCTV10)派摄制组到我们学校,用一周的时间采访和拍摄了我和我的父亲,我和我的学生,我和我的学校。以此同时,新华社记者荣娇娇写了一篇文章,报道了我和我的父亲两代人的教育观念。之后我的生活就不再平静了,那种寒窗苦读,静静地研究教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信件。同年,我被调到公路沿线的锅底塘村小学。2007年我被调到同心镇中心小学,这里有上海宝钢公司援建的高大的教学楼,每个教室都有投影,有30多个教职工,每天下午都可以打篮球,篮球场是标准的。2008年9月,我被调到宁洱县直属小学,这里有阶梯教室,每个教室都配备了电子白板。2015年7月,我考调到普洱市思茅第二小学,这里绝对是一个干事情的地方,130多个教职工,团结拼搏,积极向上,兢兢业业,扎实教学。这里每个班配备多媒体,有录播室,体育馆,足球场。但最重要的是:这里的老师,教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,而是获取知识的方法和自主探究的能力!

    以上文字,从我的视觉,对家乡基础教育发展做了一个回顾,这只是普洱基础教育发展的冰山一角,没有华丽的辞藻,但它真实,也可以作为一家之言,从一个侧面反映普洱基础教育发展40年的巨大变化。